第二百六十六章 化身溶血(1 / 1)

白雾升腾,如烟如云,挥一挥手,竟不自见。

既然视野受阻,只能发散于神念的蛤蟆,心下忐忑,心道:“这是个什么鬼地方,竟然有这么厚的雾?”

从前听人说过玄蛇吐雾,环山而绕的故事,眼下这情景,莫不是这化龙池的所在,也有一条能够盘山的玄蛇藏于暗中?

想那紫怡仙子犯上忤逆不说,自己的亲生父母尚能拘禁于秘地,他一个打手那还不是想杀就杀,哪里会念得他那点功劳。

此人不可交心,而他自己这一次是要千万的小心,莫让这丫的算计了才好。

念及至此,蛤蟆不禁谨慎了起来,慢步于白雾之内,没走多久,便发现了远处似乎有幽光闪烁。

但光芒微弱,神念一查,却无生灵的气息,死寂一片。

蛤蟆慢慢的接近,那幽光渐绿,待到了近前,先是发现了四根雕龙的巨大石柱,其龙行的形态各有不同。

潜龙在渊时的森然,苍龙出水时的霸气初露,扶摇而上九天时的灵异,以及飞龙在天的睥睨天下。

栩栩如生,亦如真龙!

一旁则有一块古朴斑驳的石碑,不是很大,却刻了化龙池三个古篆大字。

蛤蟆眉头一挑,目光便落在了那雕龙玉柱的中间,则有一处幽潭,水光碧绿,灵意盎然。

这就是化龙池?

蛤蟆不禁又检查了那块石碑,竟然没有使用说明?

真是不负责任,如果真像紫怡那娘们说的那般,这化龙池有化身融血的能耐,要是事先不知道而误入此潭,那还不被化去了一身的血肉?

最起码也应该立个生人勿近,此潭危险的牌子吧。

蛤蟆摇了摇头,目光不禁再次凝聚到幽潭之上,神念则扩散于四周,在探查了好一阵以后,这才心中稍安,因为远近都无异种生灵,便只有他自己。

再看那深潭,蛤蟆突然灵光一现的想起了水月洞天里的化灵池,那一次他所得的好处甚妙,但遭受的痛苦亦是常人难以想象,但他既然来了,就万不能一无所获的退去。

于是试着抛了一块灵石入水,随着青烟一起,滋滋声一响,那刚刚入水的灵石便犹如泡腾片一样的化掉了?

蛤蟆的瞳孔微微一缩,心脏也跟着狂跳了一下,不禁咽了口唾沫道:“这么猛?”

尽管如此,他却有点渴望。

不是发于人类的意思,而是潜意识里的一种本能。

就好像看见了肥美汁多的大虫子,他总是不由自主的甩舌头,是一个意思。

但还是有些犹豫,就是觉着紫怡这人太不靠谱。

岂不知那紫怡确实没有暗害他的心,属实是这化龙池太过于的危险。

就连她自己都不敢轻进,何况是别人?

然而化龙池确实是有激发真灵血脉的功效,只是这机缘需要拿命去换。

这也是为什么其他的庄主深知化灵池的好处,却不敢轻易尝试的原因。

因为大家都想着,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这化龙池绝不敢轻入。

可是这只蛤蟆,居然犹豫了半晌之后,居然露出了本相真身,真就噗通一声的跳了进去。

紧接着便是一阵的青烟直冒,整个深潭立马犹如煮沸了开水一样,开始咕咕的冒着大水泡。

至于那只三条腿的蛤蟆,仅仅在水潭的表面扑腾了几下,便大呼“救命”的沉了下去。

霎时间,血肉被融的巨疼,犹如千刀万剐般的让蛤蟆浑身直哆嗦,甚至有那么一刻他想要三腿一蹬的破水而出。

可奇怪的是,他那短小精悍的蛤蟆小短腿已经没了。

再想运气飞掠,但环绕于周身的碧绿潭水仿佛是有无穷的吸力一般,让其不能动弹。

没几个呼吸间的功夫,蛤蟆的身体便仅仅剩下了内脏,骨架,又在转瞬即逝里,仅仅只剩下了一副骨架。

但他的意识还在,月灵宝珠却是将其仅仅的护住,包括玄玉扳指和自己的金丹,以及那颗已经变成了石头的避尘珠之外,再无他物。

至于七星伴月剑,则一直孕养在月灵宝珠之内,并无外露。

而之前的那股巨疼已然不再,原因是他的肉身已经被化去了,紧紧只剩下了一副骨架,还有几缕血丝。

这是个啥?

蛤蟆有些看不明白,但转念一想,难道这就是隐藏在自己身体里的真灵之血?

而对于他蕴含有真灵血脉的事情,有过前世经历的蛤蟆,并不引以为奇。

究其原因是因为他懂得万物生灵的进化之理。

那些洪荒时期的异灵大兽,虽然大多已经消失于小云天的境内,但他们的后代经历过大自然的变迁,早已得以进化,来适应环境的变化。

又或者说这种进化也是一种衰退,因为随着小云天的灵气浓度的降低,致使许多威能大的灵兽神通,在进化的过程里渐渐地不显,再慢慢的剥离,然后成为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至于那几缕血丝,如果真是真灵之血,其内蕴藏的基因恐怕强大非常,毕竟就连化龙池都无法将其溶解,可见它的非同小可。

念及至此,蛤蟆心中暗喜,于是将神念勾连其上,将这血丝一起的吸附于宝珠之内,进行彼此相融。

居然一下子便成了,不禁让蛤蟆喜出望外,然后赶紧运转星月亦剑真解,再以月灵宝珠的星月之力为中心,竟然形成了一股妖异的漩涡。

试图吸收化龙池里的异种力量,凭着这几缕血丝的基因代码为基础,重新的造化生肌。

你别说还真就被他找对了门路,又或者月灵宝珠太过于的神奇,本身便已经是蛤蟆自己。

真灵血脉的融合,灵与宝的结合,构成了意识的承载体,再有那副蛤蟆骨架为基础,化龙池里的奇异力量真就开始了汇聚起来。

但是这个过程里的痛苦,却远超了蛤蟆的想象。

因为肉体再生的过程,却是要适应化龙池的化身溶血的力量,不合适的身体结构,立马便会被化龙池再次的消融肢解。

直到要找到合适的结构为止,才能真真正正的重铸妖躯。

这也是最难,最痛苦的事情。

那犹如千刀万剐的痛楚,万虫咬身的痛苦,是一遍接着一遍的经历,并且实实在在,蛤蟆甚至觉着自己已经坠入到了十八层地狱,反反复复的经历着这万般的苦。

而在这个过程里,蛤蟆忽然又想到了其中最为关键的一点,那就是自己的真灵血脉里,其中所蕴含的力量不够强怎么办?

换言之,就是他的血脉力量不够强大,根本无法抵御这化龙池的力量咋整?

一瞬间,蛤蟆如坠冰窖,整个意识形态都僵了:“我去你个娘,老子怎么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妈呀,我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