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二货少年欢乐多(1 / 1)

“周晨,”又一个同学跟周晨打招呼。

这是一个三年级的男生,所以比一年级的小弟小妹,二年级的兄弟姐妹,想得要多一些。

简单点说,他不想让人觉得,自己跟周晨打招呼,是出于打招呼之外的任何原因,如逢迎啦、攀附啦、显摆自己和周晨的交情啦等等等等。

他努力想让自己的招呼显得平常些,但因为浸淫在书山题海而显得有些苍白的脸色,毫不掩饰的表明了他此时的激动。

“嗨,最近有打篮球吗。”周晨记得,他原来也是校篮球队的。

这位师兄显然有些激动,原来周晨是真对自己有印象,“最近……等到了7月中旬再说吧。”

周晨这才想起,他们高考在即,哪还有时间打篮球,“是,到7月中旬再练练,争取今年下半年,就成为清北校队的主力。”

这就是在预祝他考上清华或者北大啦,那位想谦虚一下客气一下,却还是忍不住笑,这可是来自周晨的祝福。

“谢谢,我争取!”

三中的学生嘛,这样的心气儿还是有的。

旁边又有一个停下来,“周晨。”

“哎,你好!”……

他回应着一个个认识的不认识的同学的招呼,相当的游刃有余。

就和昨晚那么多邻居到家里串门,就和昨晚,他和爸妈一起,跟那些原来都没怎么说话的邻居寒暄一样,这就是所谓的人情世故。

他并不是不会,只是有时候不太愿意去做而已。

和这些相对来说,还单纯得有些可爱的高中同学打这样的交道,他还是乐意的。

这些同学这么热情的跟他打招呼,绝大多数,都是为他高兴,不像那些邻居来串门,绝大多数,背后都有着这这那那的算计。

陈雯有些诧异小声嘀咕,“我现在相信,你们男生真的可以一夜之间就成长起来。”

王瀚文看着特别随和,特别圆融的周晨说,“这就是屁股决定态度,坐到什么位子上,就得有什么样的做法。”

“是,要是周晨对大家爱搭不理,那我们还没吃完饭,估计周晨傲慢自大的消息,就会传到学校外面去,”刘金龙飞快的看了陈雯一眼。

让一个男生一夜之间就成长起来,可不只有成为首富这一条路哦,还有一个更普遍也更简单直接的办法。

江洋总是独树一帜,他扒拉着餐盘里的饭菜,“我决定了,周六就去买一套鲁迅先生的全集。”

虽然知道,他说这样的话,一定是要引出一个多半他自己觉得会很好笑的话题,或者一个不怎么正确的观点,刘金龙还是忍不住捧了一下哏——这都成习惯了,“为什么?”

“因为鲁迅先生不愧是鲁迅先生,他说的话,都太对了,多读他的书,会让我明白很多人生的道理,比如,他借豆腐西施说的那句话,”

“阿呀阿呀,真是愈有钱,便愈是一毫不肯放松,愈是一毫不肯放松,便愈有钱……”他捏着嗓子,还翘起手指,扮那豆腐西施说话。

“你说,都成首富了,居然请我们在食堂吃饭,在食堂吃饭,也好意思说是请客?”

“这要是传出去,丢的不仅是他的脸面,还是我们东海市的脸面。”

只有张麒云认真的解释,“不是的,这个时候到外面吃饭,跟周晨打招呼的人更多。”

周晨成为市里的首富,目前正是热度的最高的时候,这时到外面吃饭,哪能吃得安生。

其它人都笑着摇头,刘金龙说,“你搭理他干什么,谁不知道他。”

江洋这个家伙吧,是出了名的嘴闲不住,作为他最亲密的损友,刘金龙发动不少同学,围绕着这一点,进行了各种艺术创作。

目前来看,应该说,还是卓有成效的。

比如,已经有一个他们自创的歇后语,目前热度还真有点高。

那个歇后语是这样的:江洋的嘴——又松又碎。

至于各种荣誉称号,那就更是层出不穷,从江大话唠到烦人江小弟,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所以就连最维护周晨的肖嶶,对他这样的怪话,也都毫不在意。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啊,一个个的,都太趋炎附势,周晨成了市里的首富,所以他做什么,都是对的是吧,”江洋有些愤愤不平的说。

“这不对啊各位,我们可是他最亲密的朋友,朋友是什么?就是在你犯错的时候,要直言不讳的指出来的啊朋友们,”

“所以,我们怎么能对犯了这样错误的他,就这样视而不见?不但视而不见,还一面倒的为他解释?不但一面倒的为他解释,甚至还吹捧他做得对……”

“你究竟要说什么?”肖嶶还是没忍住,开口打断了他。

“我要说……”这时,周晨终于回到桌旁坐下来,江洋连忙递给他一碗紫菜蛋汤,“渴了吧,快喝两口,”

“你说这些人,怎么这么没眼力见,打起招呼来这样没完没了,就不能让你先吃饭啊,辛辛苦苦的上了一上午的课。”

一桌人鄙夷的看着他,齐齐喝倒彩,还倒竖大拇指,“吁!”

“怎么了嘛怎么了嘛,”江洋大声说,“朋友,就是要这样互相关心的嘛。”

周晨看得出来,这家伙之前一定在作怪。

想到从今天起,自己要少看很多这样的桥段,不由得又在心里叹了口气,我还未成年啊,为什么就要少享受很多这样虽然很多时候有些幼稚有些愚蠢,但一定是单纯的快乐呢?

思来想去,最后只能怪自己太优秀,超过同龄人太多……啧,真是无奈,真是没办法。

被大家所指的江洋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把自己盘中的一个鸡腿夹给周晨,“你要多吃点,从今天开始,你就没多少机会吃到食堂里的这些,”

“真的,今天鸡腿味道不错的。”

老实说,食堂的菜,并不都很难吃,像红烧鸡腿、大排的这些重油重酱的,味道真还是可以的,因为他们都是先炸过一下之后再红烧。

看着江洋那副殷勤的样子,想着他之前说的那些话,大家都感觉,再次见识到了这家伙的又一个下限,刘金龙就代替大家把那句话说了出来,“脸呢?”